新金融三支力量 行业还正年轻远谈不上衰亡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每每有圈外的朋友跟我聊起互联网金融,大家都会用一种担忧的神情看着我说:这个行业是不是快垮了?(换言之,你是不是没得写,快失业了。)

      每当这时候,我都很庆幸,当初在第一财经日报开专栏,起名字的时候用了“馨金融”(新金融)。因为,不管P2P、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的概念和标签如何转换,新技术的应用给金融服务和产品带来的改变从未停止。

      事实上,金融的创新和进化一直在发生,而新金融的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变化。

对于新金融,馨金融是这样分类的:

√随着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的成熟,蛰伏多年的传统金融机构开始真正发力。对于它们来说,这场新金融的变革才刚刚开始。

√早年的一波互联网金融公司,弱者已逐渐出局,强者已初具规模,随着第一批上市公司的出现,市场化的规则会规范和推动行业进一步发展。

√未来但凡有流量、有数据的公司都会切入金融业务,提供金融服务不再是一家公司的专营业务,它逐渐成为很多公司标配的增值服务。

      所以,新金融行业并没有衰亡,相反,这个领域正因为参与者的增多、技术应用的成熟而快速扩大。今天,借着两篇文章,先来说说第一类。


 

 

 

01

      这一周有两篇来自传统金融机构掌门人的文章刷屏了朋友圈,一是银联总裁时文朝“写在银联十五载边上”的万字长文,二是今年“三十而立”的招商银行在其年报中的行长致辞。

      时文朝、田慧宇跟大多数传统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一样,除了鲜少在媒体上曝光之外,偶尔公开发表言论也都是中规中矩。出乎意料的是,这两篇文章从标题到内容都“诚意十足”,字里行间传递出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

       仔细看完两篇文章,一个最为深刻的感受就是,对于新金融、新技术、新模式、新理念,传统金融机构态度已经从观望到试探再到全力推进。

      田惠宇更用了“洪荒之力”这个网红词,说要推进以“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为目标的金融科技战略。做银行条线记者多年,深谙大机构的传播套路,通常行长们这样表述,不是即将开始做,而是代表已经做了不少工作,初见成效了。

      前阵子,跟一家股份行的副行长聊天,他说到其实市面上所有新的产品和技术,他们一直在密切关注,内部的各种调研、尝试也从未停止,只是因为银行的体量太大,用户太多,试错成本太高,不敢贸然推广。

      正如田惠宇在文章中说到,“移动互联网将成为下一个十年深刻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最大因子,金融科技将会重新定义商业银行的经营之道。我们冷静观察,却从未袖手旁观,事实上,我们逐渐在焦虑中找到了方向。”

不是不变,只是时机未到。

      时文朝那篇文章信息量就更大了。最近几年,支付行业的格局和规则变化之大,大家有目共睹,而作为连接四方(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商户)的大平台,银联更是多次被推至风口浪尖。

     面对市场环境的剧烈变化,银联也一直在变与不变之间,在开放与闭合之间挣扎。期间也不乏一些新动作,但似乎市场并没有那么买账,银联也时常被媒体贴上“不创新”、“不进取”的标签。

      在这篇长文中,时文朝不仅回顾了银联的过往、展望了未来,还回应了很多质疑。更值得一读再读的是他对互联网平台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平台化、专业化定位的差异,生态的开放与闭合等概念的阐释。

精彩观点摘录:

    寄望于打造互联网平台的各种商业模式,大多都是认准了互联网的规模经济效应,但这种效应并不是百试百灵。其中有两项刚性支出就难以在互联网的庇护下消解,即物流成本和营销成本。

   “开放与闭合”是平台的价值来源:只有充分的开放才能带来丰富的生态,平台越开放,参与主体越多,价值链条越长,要素流动越充分,价值生产越大;只有有效的闭合才能带来价值的实现,闭合之处既是交易的终点,也是起点。

    支付,本身难以形成杠杆,但是却可以成为撬动金融信用的支点。由于支付比交易更接近现金流向,更了解商业运行的实际内情,是为用户、商户资信“画像”最核心的指标。

……

      看完时文朝对于很多时下热门概念和商业模式的解读,又让我体会到了前面田惠宇说的那句话,“我们冷静观察,却从未袖手旁观”。

02

      事实上,仔细留意下,传统金融机构这几年拥抱新技术、新事物的速度明显加快了。相比很多创业型公司,传统金融机构因拥有一定的数据、业务、用户基础,应用新技术的条件更加成熟。

      比如,去年12月,招行低调上线了运用机器学习算法的智能理财服务摩羯智投,进行以公募基金为基础的全球资产配置。2017年2月,招行自主研发的跨境直连清算区块链项目正式投产,这也是国内首个区块链跨境支付项目的落地应用。

      虽然田惠宇的那篇致辞并不长,但看得出招行思路已经很清晰。

      他除了强调要在传统的产品和服务流程上插上移动优先的翅膀,还要全力挖掘行业外的数据资源,“来一场思维革命和工具升级”。还要寻求数据、科技人才,加快敏捷开发和云技术的创新应用,设立专门投资基金,孵化金融科技项目等等。

      之前写过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里面也提到过,在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上,传统金融机构拥有巨大的发展优势因为它们掌握着最优的数据和IT资源,并且这经过了数十年的积累,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护城河”。

      相比之下,时文朝对于银联和反思和规划就更复杂了。其中,对于银联的主战场——支付产业,他也对未来趋势做了预判和分析,并且强调了国际化和更开放两大关键词。

1.银行实体卡很快会“消失”,未来将从有卡到无卡,再到“依人支付”。

      “未来技术的发展将能够对每一个人做出精准的识别,与此人相关的信息可以瞬间汇集到身份识别后的此人身上,他的消费行为仅是自己的行为,售货、支付等环节将外化为系统处理。”按照这说法,未来是真正的人卡合一了。

2.支付作为一切经济行为的起点和终点的属性无疑会强化,支付机构抢占支付入口资源的竞争只会不断加剧,支付与其他商业环节的“交叉融合”也将愈发深化。

      “支付机构必然使其服务向前延伸以与品牌、营销相勾连,向后延展又与存货经营、物流管理相连接,再加上支付本身与会员体系、获客手段的天然关联,一个以支付为中心的“异业联盟”遂成为众多机构可能选择的发展方案。“

3.支付业务要素化、微利化的趋势已势不可挡,银联要重构收入支柱向科技、数据、风控等更有价值的领域发展。

      “如果单一支付业务已无法生存,向综合服务转型是个趋势,那我们就必须集成综合服务方案,让链条延伸、让平台继续开放,让生态更有价值,支持并促成异业联盟式生态进化。”

      细心的朋友可以留意下,最近,不少商业银行都在积极调研和论证发起民营银行、申请直销银行,它们也希望用一种脱离固有体系,全新的姿态去拥抱新金融。还有,越来越多传统金融机构开始选择跟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前者提供资金、资质、用户,后者提供技术、产品和服务,分工协作各取所长,这一部分改日再聊。

      新金融行业还这么年轻,它当然会犯很多错误,这些弯路传统金融行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并不是没有走过。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在这个行业不断的尝试和犯错,试错和修正的过程中,恰恰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客服热线
400-677-1616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