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下的金融科技发展提速

 

 

      陆金所CEO计葵生在博鳌论坛首日对媒体公开表示:“陆金所市场占有率在过去一年实现翻番,公司已经做好IPO的一切准备,目前等待适当的市场时机,上市地点可能会选在香港。”不过他拒绝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关于上市的具体时间点。

      陆金所只是金融科技发展的冰山一角。随着其快速发展,及法律法规和监管体系的逐渐建立、完善,金融科技迎来了新一轮的爆发式增长。

      埃森哲最新一份研究报告,在中国企业一系列重量级交易的带动下,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企业的投资攀升至232亿美元,较上年度增长10%2016年亚太地区的金融科技融资规模实现翻番,首次超越北美,中国贡献了亚太地区投资总额的九成。

      全球主要地区的金融科技投资交易量大幅上升,从2015年的约1200笔上升至近1800笔。其中,金融科技投资总额的增长主要源自中国,尽管其只占全球金融科技投资交易量的3%,但投资金额占比却达到了43%

      埃森哲金融服务大中华区总裁陈文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许多中国的金融服务机构已清楚地认识到来自行业外的颠覆力量,因此正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资,并且积极探索诸如区块链技术等尖端解决方案。在支付和贷款领域中,非传统参与者异军突起,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同时,老牌金融机构则与初创企业开展合作,共同探索其他领域的金融技术解决方案。”

 

机会凸显

 

      陆金所去年已经完成了12亿美元的B轮融资,目前估值达到185亿美元。在B轮融资中,认购方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民生商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境内外优质机构投资者及企业机构等。

      322日,中国平安发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截至20161231日,陆金所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2838万,较上年末增长55%,活跃投资用户数740万,较上年末增长104%2016年新增投资用户数445万,同比增长33%。通过陆金所平台交易的资产规模保持增长,2016年零售端交易量同比增长137%,零售端通过手机移动端进行的交易占比超过82%

      从陆金所的经验来看,2011年发展至今,业务模式是提供开放平台,并从金融科技中把财富科技拆分出来,去年12月,陆金所就将其P2P业务服务主体变更为陆金服。计葵生说:“平台开放后能让第三方把好的产品放出来,投资人也可以按照他们的经验能力进行投资。”

      面对中国收紧资本外流的政策对其业务产生的影响,计葵生称:“陆金所的客户主要为中产阶层或中产阶层以上,而这一群体越来越倾向在海外配置资产。由于他们对海外市场投资环境不熟悉,需要中国出现一个平台,这一平台预计主要服务亚洲客户,早期也会服务较多的中国投资客户。”目前陆金所已经在利用其股东与监管机构的关系,大力布局香港和新加坡等地,建立海外投资平台。“香港和新加坡的监管要比中国内地市场严厉很多,但是我们相信机会还是很大。”计葵生补充道。

      除了陆金所,此前彭博社消息称,另一家中国本土P2P放贷机构信而富(China Rapid Finance)也计划今年在美国IPO,最少融资1亿美元。信而富去年7月和11月分别获得融资350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公司估值达10亿美元。彭博称信而富的上市融资将用于扩大中国市场。

      前渣打银行智能银行业务高级副总裁、现新加坡人工智能公司Pand.ai创始人CEO庄欣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些平台的主要优势在于很多人仍然无法享受金融服务,而且庞大的人口基数适合像金融服务业这种需要依靠规模效益的商业模式的发展。”他还表示,大部分银行不仅效率相对低,而且收费高、门槛高、运营成本也高,个人贷款等业务又不是很有竞争力,加上中国的监管对创业公司相对友善,所以在这个领域产生了大量的机会。

 

融合新阶段

 

       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从对传统金融领域产生巨大的冲击,发展到与传统金融领域开始融合的阶段。牛津大学Said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两者将没有特别的界限,无论是传统机构还是互联网机构,技术变成了金融服务改进的手段。区块链、云计算或者大数据,这些都是解决金融服务、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方法。”

      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在博鳌论坛上也表示,现在是金融科技的新时代,普惠金融是具有丰富想象力的。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将给金融带来质的改变。据悉,招商银行是国内最早拥抱互联网的商业银行之一。

      不过,马蔚华也表达了一些担忧:“我们经历了互联网野蛮生长的阶段,这给中国的金融生态带来了负面的因素,一些互联网公司翻个牌就摇身变成了金融公司。”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在博鳌论坛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P2P前几年集中爆发群体性的风险事件,但不应质疑P2P的功能和存在的价值,比如它确实能够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人的金融成本。”胡滨称,随着法律法规和监管体系逐渐建立完善,现在市场已经开始慢慢区分出好坏。“做得非常规范的互联网借贷平台,我们在政策上应该予以支持和鼓励。”

      而计葵生也表示:“过去612个月是中国定义金融科技监管的阶段,已经剔除了很多不合格的P2P平台。”

      另一方面,目前较为突出的一个现象是,受到监管影响,现有的很多P2P平台开始转型,从原来资金借贷双方的平台,转型成网上理财的平台。胡滨认为这种现象值得高度关注,尤其要注意这种转变中存在的风险。他说:“现在不能是被动式的响应,应该有主动式的监管,建立预警体系,比如有哪些互联网金融业务产品会出现风险,监管就应该提前介入。”

 

平台化应用机会大

 

      计葵生表示:“金融科技技术三年就要大改一次,让金融业成本下降95%,效率提高10倍左右。金融科技发展5年以来,还处于初期阶段,过去5年更多用了渠道的模式,是金融科技;未来5年大数据的处理能力会逐渐显现出来,比如云计算等,未来五年属于科技金融。”

      这又提出了未来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金融科技应该用到哪里去?佰仟金融创始人刘实在博鳌论坛上表示:“未来金融科技一定是服务于普惠,惠及普罗大众,其次是为实体经济提高效率。”不过,考虑到中国和美国这些发达市场的区别,计葵生认为,未来银行和科技平台化企业的合作机会会更大。

      他指出,在美国的银行体系下,50%~70%的收入来自零售业务,因此银行在服务方面投入很大,包括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建立,但中国金融服务业历史相对较短,互联网平台也缺乏金融服务的能力,因此银行和科技公司合作的机会更大,大数据的重要性会更加体现出来。

      互联网金融平台在美国非常多见,最有名的如Lending ClubPaypal。在中国也不乏原创的金融科技,比如宜信和支付宝。它们更希望绕过传统的金融机构,比如传统银行和保险公司,直接为借款者和贷款者提供联系的桥梁。换句话说,这些公司是在用它们自己的技术,以更加创新的方法提供金融服务,这意味着它们本身成为了金融服务的提供者,某种意义上取代了银行。这些公司比起“科技”而言,更加“金融”。

      庄欣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金融科技的本质是技术支援。也就是说,创业团队的服务对象是企业,包括银行和券商,以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为主。”他表示,目前金融企业客户缺乏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以及区块链技术。在这些领域深耕的科技创业公司机会较大。

      人工智能目前在金融科技中最大的应用在智能投顾。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表示:“未来两三年智能投顾会大力发展,机器人和智能化投顾在银行、证券和保险各个领域都会发挥作用,现在的问题还是在于监管还不到位。”针对P2P的顶层技术区块链技术,胡滨说:“区块链技术已经进入了清算等各个领域,但是区块链技术如何应用到具体的金融产品,仍然有待开发,现在建立区块链技术进入市场的渠道非常重要。”

 

 

s="">法〢热 s="">o際pan"/ab s=""> /nd-->